• <dl id="dn1kn"><strong id="dn1kn"><dd id="dn1kn"></dd></strong></dl>
  • <tbody id="dn1kn"><div id="dn1kn"></div></tbody>
    1. <tbody id="dn1kn"></tbody>

        <menuitem id="dn1kn"><strong id="dn1kn"></strong></menuitem>
      1. <bdo id="dn1kn"></bdo>
        <track id="dn1kn"></track>
        <menuitem id="dn1kn"><dfn id="dn1kn"></dfn></menuitem>

        “馭風計劃”重蹈其覆轍?“風電下鄉”該如何推進?

        繼“沐光行動”推出并實施之后,“馭風計劃”擺上了國家能源局的日程。

        日前,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長王大鵬公開表示,目前正在組織編制“千鄉萬村馭風計劃”方案,爭取盡快推動實施。

        此外,張家口市日發布了《關于風電項目由核準制調整為備案制的公告》,提出自2022年9月1日起,將風電項目由核準制調整為備案制。

        核準制調整為備案制,意味著風電項目實施更容易,尤其對分散式風電項目的推進極為有利。

        利好政策頻出,眾多人士看好“風電下鄉”行情。同時,也有不少業內人士將“馭風計劃”與去年實施的“千鄉萬村沐光行動”進行對比,同樣是分布式新能源,同樣是面對農村市場,同樣是以縣為單位。而如今,被看好的“沐光行動”因“整縣推進”政策而陷入窘境,由此也引發了一些人的擔心,“馭風計劃”會重蹈其覆轍嗎?“風電下鄉”該如何推進?

        “馭風計劃”的前世今生

        事實上,分散式風電不是新概念,“馭風計劃”也并非首次提出。

        分散式風電是相對于集中式風電而言,具體指位于用電負荷中心附,不以大規模遠距離輸送電力為目的,所產生的電力就接入電網,并在當地消納的風電項目。

        記者了解到,早在2009年,分散式風電的概念就被提了出來;2010年,相關部門便開始進行研究。同一年,華能新能源還在陜西狼爾溝落地了一個分散式風電項目。

        2011年,國家能源局發布了《關于分散式接入風電開發的通知》,對分散式風電開發的主要思路與邊界條件作了相應的安排和部署,這是在國家層面首次出臺的相關規劃。

        相比集中式風電,分散式風電單體規模小、建設周期短、開發方式靈活,而且不受特高壓輸電線路制約,可以就滿足能源需求及負荷響應,基本不存在消納問題。因此,當時有業內人士預測,分散式風電將迎來大爆發。

        然而十余年過去了,分散式風電的發展依然不溫不火。據王大鵬介紹,截至2021年底,分散式風電裝機僅約1000萬千瓦,在風電裝機中的占比很低。

        進入“十四五”后,分散式風電再次被重視起來。按照國家規劃,海上風電和“三北”地區風電主要采用集中式開發模式,東中南部地區風電主要采用分布式開發模式,廣大農村地區則要成為分散式風電開發的主陣地。

        2021年9月,在第四屆風能開發企業領導人座談會上,王大鵬表示,要在中東南地區重點推進風電就地就開發,在廣大農村實施“千鄉萬村馭風計劃”。這是“馭風計劃”首次進入公眾視野。

        今年2月,國家能源局在《關于2021年風電、光伏發電開發建設有關事項的通知(征意見稿)》中提出:積極推進分布式光伏發電和分散式風電建設;結合鄉村振興戰略,啟動“馭風計劃”和“沐光行動”。

        6月,《“十四五”可再生能源發展規劃》發布,再次明確實施“馭風計劃”,并以縣域為單元大力推動鄉村風電建設,推動100個左右的縣、10000個左右的行政村鄉村風電開發。

        有業內人士稱,“馭風計劃”不僅能夠促進新能源的開發利用,還具備一定的產業溢出效應,能夠帶動當地經濟發展,增加農村就業,助力鄉村振興。

        無論是助力碳達峰碳中和,還是助力鄉村振興,“馭風計劃”無疑都是一項利國利民的政策。在一些地方,當地政府已提前“搶跑”,推出了相關的政策來支持發展農村風電。

        例如,日,吉林省能源局印發了《吉林省能源局2022年度推進新能源鄉村振興工程工作方案》。該文件提出,2022年在吉林省約3000個行政村開展新能源鄉村振興工程,每個行政村建設100千瓦風電項目或200千瓦光伏發電項目,2024年度實現省內全面覆蓋。

        這是全國首個省級“新能源+鄉村振興”方案,無疑對風電下鄉”的開展與實施起到了推動作用。

        政策利好背后的隱憂

        分散式風電歷經十余發展,為何仍不溫不火?

        “審批流程繁瑣、地區規劃滯后、用地受限、并網難,十年前,就是這些因素制約了分散式風電的發展,如今,這些制約因素中的絕大部分依然沒有得到明顯的改善。”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說。

        除了上述疑問,讓業內人士更擔心的是,“馭風計劃”會不會重蹈“沐光行動”中“整縣推進”的覆轍。

        去年2月,國家能源局就年度風電、光伏發電開發建設有關事項向各省以及部分投資商征求了意見,并明確要求積極推進分布式光伏發電的建設,結合鄉村振興戰略啟動“沐光行動”。

        6月,為了在全國范圍內快速推進分布式光伏的發展,國家能源局又發布了“整縣屋頂分布式光伏試點”新政。當年,全國共有25省676個縣(市、區)上報了屋頂分布式光伏開發試點申請,各地對此項政策之熱情由此可見。

        而后,為了讓“整縣推進”政策順利落地,國家能源局還提出了“五不”原則,即自愿不強制、試點不審批、到位不越位、競爭不壟斷與工作不暫停。

        然而政策初衷雖好,卻在后來執行的過程中走了樣。很多地方政府表面上遵循“五不”原則,實際上卻是趁“整縣推進”的機會,把屋頂資源當籌碼,打包“賣”給能源央國企,從而換取其他資源。

        一直以來,分布式光伏行業的主要開發力量都是民營光伏企業,但在“整縣推進”背景下,雖然民營光伏企業非??释麉⑴c到這一利國利民的工程中,現實卻是有心無力,被很多地方政府排除在外,根本沒有屋頂資源供其開發。

        另一方面,一些央國企雖然把資源拿下來了,但由于開發經驗不足,遲遲無法將項目落地,致使“整縣推進”極為緩慢。即便后續項目能夠落地,但因經驗不足,電站的運維也將是一大問題。

        作為一項利國利民的政策,“沐光行動”本該有大作為,如今卻落得政府、央國企,民營企業三方都“尷尬”的窘境,著實值得人們深思。

        “馭風計劃”和“沐光行動”同樣都計劃以縣域來推進,同樣是新能源下鄉,“馭風計劃”到底怎么推?如何確保公合理的市場準入?對比“沐光行動”所遇到的窘境,不禁讓人對“馭風計劃”感到憂慮,也讓業界對未來分散式風電項目的大開發感到擔心。

        前車之鑒,后事之師。有了“沐光行動”的經驗和教訓,希望“馭風計劃”在各方面細致論證、充分完善,真正成為一個能夠調動各方力量積極參與的、于國于民于行業皆有利的優質工程。

        關鍵詞: 風電項目 分散式風電 分布式光伏 馭風計劃

        來源:華夏風電
        編輯:GY653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相關推薦

        相關詞

        青年双腿大开白浊bl
      2. <dl id="dn1kn"><strong id="dn1kn"><dd id="dn1kn"></dd></strong></dl>
      3. <tbody id="dn1kn"><div id="dn1kn"></div></tbody>
        1. <tbody id="dn1kn"></tbody>

            <menuitem id="dn1kn"><strong id="dn1kn"></strong></menuitem>
          1. <bdo id="dn1kn"></bdo>
            <track id="dn1kn"></track>
            <menuitem id="dn1kn"><dfn id="dn1kn"></dfn></menuitem>